曲:今日听君歌一曲 | 【每日一字】

时间:2021-06-29 15:51:52

  古代风俗,每年春季要在水边举行消灾祈福的祭礼,被称为“祓楔”(fúxì)。魏晋之前在三月上巳日这一天举行,魏晋之后固定为三月三日举行。这一天,人们在举行祓楔仪式后,就在水边宴饮,将殇这种酒具放入水中,顺水漂流,到自己面前,取而饮之,彼此相乐,这就是“曲水流觞”。王羲之的《兰亭集序》就是在一次曲水流觞的活动之后所作。“曲水”,取水流弯弯曲曲之意。魏源有诗:“人间曲水殇,竟忘仙鬼宅。”可见曲水流觞之乐。

  《说文解字》是这样解释“曲”字的:“曲,象器曲受物之形。”许慎认为它像一个弯曲的容器。曲的甲骨文字形像是一截竹子被糅折成直角。古人发现,将竹子烧烤到发软,就可以用外力将其揉折出不同角度,因此曲的造字本义是揉折竹子。金文字形和甲骨文基本相同。小篆的曲如上,进一步被折成了U字型。隶书的曲字发生了讹变,将篆文中U形的竹管写成了方形。由此,曲的引申义“弯曲、偏僻的地方”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  曲有弯曲的意思,而人们在唱歌或进行其它有关音乐的活动时,节奏和旋律往往是起伏多变、抑扬顿挫的,就好像声音在传播的途中发生了弯曲一样,因此就有了第三声的曲字,用来表示节奏多变、抑扬起伏的那种声响。段玉裁说:“谓音宛曲而成章也。”也是由音乐的屈曲宛转引申而来。

  诗词曲,历来是中国韵文史上的三兄弟。王国维“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”说里,就把“唐之诗,宋之词,元之曲”并列,那是代表了一代之光荣的文艺形式。元曲有杂剧、散曲之分。杂剧如王实甫的《西厢记》、关汉卿的《窦娥冤》等,散曲中我们比较熟悉的是小令,如马致远的《天净沙·秋思》等。相较于唐诗宋词的精致典雅,元曲比较通俗,甚至有时可以用“泼辣”来形容。所以有人这样来比喻:唐诗像气势磅礴的大山大河,壮怀激烈;宋词像一叶轻舟上的女子,在黄昏时眺望远方,所有离愁别恨都随水而逝;元曲则更像我们想象中的舞台剧。如果能静下心来慢慢品读,在元曲中,你会遇到:她是那场戏里顾影自怜的青衣,踏着细碎的音韵,迈着温婉的步调,衣袂飘飘,款款走来;他玩的是梁园月,饮的是东京酒,赏的是洛阳花,攀的是章台柳,品酸甜苦辣,看冷暖炎凉;他与她,或梦碎断肠,或破镜重圆,或天涯相伴,或风雨同眠……多少人,多少事,多少景,今日听君歌一曲,何其畅快。

  “诗尤文也,忌直贵曲。”说到诗词曲之美,其中一点就是讲究意境意蕴的丰富,使情感的表现更加委婉曲折,更有韵味,甚至一波三折、扣人心弦。“文似看山不喜平”,行文造句或是叙事曲折、迭宕起伏,或是写情曲折、委婉感人,才会给人无限回味与遐想的美感。这钟写作方式叫曲笔,自古像这样的写作趣话很多。比如杜甫曾写过一首《月夜》:“今夜鄜州月,闺中只独看。遥怜小儿女,未解忆长安。”他在安史之乱深陷长安时,于城中“举头望明月”,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远在鄜州的妻儿,但他并不直接描写自己在长安城中如何望月思乡,而是从家中的妻儿写起,他们此时定当和自己也一样在望月思亲,借妻儿的思念写自己的思念,这就是一种曲笔。又如戴复古曾作一首《江阴浮远堂》:“横冈下瞰大江流,浮远堂前万里愁。最苦无山遮望眼,淮南极目尽神州。”其中最为人所称道的要数“最苦无山遮望眼”一句。这里,他一反古人“登临送目”“登高望远”的惯常思路,独辟蹊径:只因无山遮隔,才致使中原沦丧之地尽收眼底,触目心酸,令人由此而生“万里愁”--对“国破山河在”望之不忍、不望又不能的矛盾心理,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古诗词等文学作品中的“曲笔”,是一种独特的艺术之美,而在史学中,却以直书而不曲笔为荣:所谓直书,即史家在记录历史时,要遵从客观事实,讲直道讲气节,不虚美不掩恶。《左传·襄公二五年》中曾记载了一个南史不曲笔的故事:齐将崔杼和太监贾举合谋杀死齐庄公。太史在竹简上记载说“崔杼弑其君。”崔杼竟把太史杀死。太史的兄弟继续作同样记载,崔杼又连杀二人。最后太史的小弟弟仍然照书,崔杼无奈只得赦之不问。不曲笔而求存,这是史家最可贵之风骨。倘若修史时屈从于权贵或基于个人情感,或阿时或媚主,那么史书不实,史德不存,只能徒留千古遗憾。修史如此,为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不曲道以媚时,不诡行以邀名,这样的气节,当是每个人心之所向。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

   编辑:武争争       阅读: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