圆:你我都是圆梦人 | 【每日一字】

时间:2021-06-30 15:26:57 来源:人文学院

 

 

  700多年前,曾任元代监察御史的魏初在宦游途中错过了妻子生日,夕阳西下,寒鸦归巢,他却与家人天各一方,于是他将梦想写成诗:何时收拾田园了,儿女团圞夜煮茶。的确,对中国人来说,团聚最喜悦,团圆最幸福,儿女团圆,哪怕漫长寒夜也充盈着暖意,即使茶香寡淡也令人回味悠长,而我们也把这温馨美好的情愫,寄托在了团圆的“圆”字之中,如破镜重圆、花好月圆……

  “圆”的本字为“员”,古人俯视一口鼎,看到鼎口呈浑圆形状,于是创制了“员”的甲骨文,后该字“员”的本义渐渐消失,篆文遂为其加上边框变为“圆”。小到石子击水漾起涟漪,大到苍穹之中星辰轮转,世间的“圆”无处不在,然古人却只以国之重器“鼎”之形来定义“圆”,如此看重,是否因“圆”本就是个神奇的存在,能生发出无限哲思?

  “圆”划出的,恰是条神奇的线,它驰而不息、周而复始的运行轨迹正如日夜交替、四时更迭,印证着天行有常却又变化不止,古人遂以“圆”指代“天”,如将宇宙观概括为“天圆地方”、将顶天立地说成“戴圆履方”。《吕氏春秋·圜道》有言:“精气一上一下,圜周复杂,无所稽留,故曰天道圜”;“万物殊类殊形,皆有分职,不能相为,故曰地道方”。有感于此,古人认为明君应效法“圜道”,颁布仁德政令,收获八方赞誉,形成良好呼应;而今天,我们亦可从这天地运行之道中受到启发,自强不息,奋斗不止。

  “圆”围成的,恰是个神奇的形,因宛转滑利而畅行无阻,恰如人因灵活变通而游刃有余。《红楼梦》刻画宝钗之圆融、刘姥姥之圆熟、凤姐之圆通令人叹服,那句“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”更堪绝唱。然万事过犹不及,圆融太过就成了“圆滑”。古人常说外圆内方、智圆行方,虑事虽须有“圆”的周备,但行事也必少不了“方”的原则。“圆”有“圆”的智慧与雅量,妙如“山中高士晶莹雪”;“方”也有“方”的个性与风骨,贵若“世外仙姝寂寞林”。

  “圆”组成的,恰是个完美的面,丰盈而饱满,而“圆”字也有完美无缺之义,如佛教词汇中,“圆成”指成就圆满、“圆妙”指完满融通、“圆明”指彻底顿悟……而“团圆”一词更浓缩着无尽的骨肉亲情和家国情怀,成为中国人延绵不绝的精神之根。古诗句中,对团圆美满的吟咏不绝于耳,有“但愿人如天上月,三五团圆”的祝福,有“年年人月喜团圆,好在诗边又酒边”的欢欣;有“形骸潦倒虽堪叹,骨肉团圆亦可荣”的庆幸,有“唯愿在贫家,团圆过朝夕”的知足……

  但金无足赤,月有盈亏,正如诗中所言“大抵人间天上事,团圆时少缺时多”,“圆”是世人所盼,“缺”却是人间常态,因此为人处世要有大成若缺的睿智、不必强求的豁达、恬淡处世的胸怀。

  坦然面对“缺”,不是抱残守“缺”,不该停下追求“圆”的脚步,若要寻求出路、实现梦想,就应朝着“圆”这个心中愿景持续努力、不断进发。就算面对“君问归期未有期”的分离,也要期盼“何当共剪西窗烛”的团聚;哪怕历经“茅屋为秋风所破”的过往,也要心怀“安得广厦千万间”的理想;即使面临“欲渡黄河冰塞川”的绝境,也要坚信“长风破浪会有时”的风景终会出现……时人莫道蛾眉小,三五团圆照满天。于是,“圆”便不再只是一种状态,更是一个动词、一种作为,就如,圆梦。

  心中有梦如何圆?如同圆周运动定有圆心牵引,一个人若想圆梦,须有坚若磐石的恒心,心之所善,九死未悔,不可动摇。而要圆承载亿万人夙愿与期盼的伟大梦想,更须围绕主心骨,凝聚同心圆梦强大向心力,划出最长奋斗半径,画好最大同心圆。新时代,你我都是追梦人,心存与时代同心同向的理想,将个人梦融入国家梦,万众一心,同心同德,我们的美好梦想就一定能圆满!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

  

   编辑:武争争       阅读: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