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:行行复行行 长亭更短亭 | 【每日一字】

时间:2021-07-12 16:39:01

 

 

  多情自古伤离别,当朋友、亲人将要远去,你会怎么相送?是车站离别前的相拥?是“春日宴,绿酒一杯歌一遍”,来一场送别宴?还是歌里的那样:“不回头,不回头地走下去”?

  送字在古代文字中出现的较晚,金文中送是一个形声字,左边上半部分是“行”,表示道路,底下是“止”,表示人的脚,这两部分共同构成了一个“辵”字旁,非常形象地表示了走路出行的意思。隶书中,送字所从的这个“辵”,逐渐简写成我们今天常用的“辶”。《说文解字》记载,“送,遣也。”送字最基本的含义就是遣送送亲。《左传》文公六年记载,春秋时期晋国大夫贾季逃亡到国外,晋国随后将他的妻子儿女一并“送”到国外和他会合,这里的“送”就是遣送的意思;庄公元年记载,周王的大臣单伯“送”周王之女出嫁到齐国,这不是简单的送行或者陪送,而是指王女出嫁时非常隆重的送亲活动。后来从本义,送又引申出了陪送、送行、传送、馈赠等意思。

  现代社会,科技的高度发展让时空的概念与古代大不相同,天涯变成咫尺,这样的生活方式也改变了人类的情感方式,我们往往很难理解古人何以将送别看得如此重要:那种依依不舍,那种“执手相看泪眼”,那种“行行复行行、长亭更短亭”,那种“何处合成愁?离人心上秋”。因为啊,“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”,这一别,可能是经年不见,也可能就是再也不见。比如李白25岁“仗剑去国,辞亲远游”,父母依依不舍地送行,谁能想到,儿子的背影竟永远消失在尘世中,再也没有回来。那个时代,交通不便,音问相隔,生命无常,加上战乱匪患,人生常有孤苦飘零的无助与空茫感,所以,“悲莫悲兮生别离”,送别仅次于永别,成为古人最伤感的事情。

  正因如此,古人送别,往往是送了一程又一程,分外珍惜眼前的分分秒秒,说不完的话,诉不完的情,实在难以开口道再见。有句话叫“送君千里,终有一别”,这并不是夸张。诗圣杜甫寓居成都时,曾受到朋友严武的悉心关照,后来严武奉召还朝,杜甫从成都一直送到绵州。成都距绵州多远呢?两百多里。在绵州,地方长官设宴招待二人,二人本欲就此别过,但实在难舍难分,杜甫又送到绵州城外三十里的奉济驿,方才依依惜别,留下一首《奉济驿重送严公四韵》:“远送从此别,青山空复情。几时杯重把,昨夜月同行。列郡讴歌惜,三朝出入荣。江村独归处,寂寞养残生。”二人深厚的友情令人动容。

  可贵的是,古人的送别,也并非全然是哀伤。比如,高适在《别董大》中所写:“千里黄云白日曛,北风吹雁雪纷纷。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!”在风沙昏暗、雪吹前路的分别之际,高适豪迈地劝慰友人:天下之大,无处不可容身?陌路虽多,谁人不可为友?只要乐观面向未来,天下谁人不识君?再如,李白在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中所写: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”他为孟浩然送上了饱含温度的祝福,送去了一帆风顺的期许。这就是盛唐气韵,这就是大家气魄--即使离别了故地,也毫无疑问地相信前方依然有不尽的美好,明天依然有无尽的期待;即使阔别了故友,也毫不怀疑地坚信朋友依然会纵情于江湖,知己依然会比邻于天涯。

  在不懂珍惜时,我们甚至不懂真正的送别--送别之所以充满离愁别绪,是因为远去的背影,也许就代表着从此散落在天涯。有多少人的送别,是在年轻懵懂时的潦潦一挥手,却不料就是各自半世的颠沛流离;是在草率任性下的匆匆奔东西,却不料就是此后终年的再也不见。然而如李白、高适等人,他们真实漂泊过山南水北、认真思索过聚散分合,所以可以最终选择用坦荡情怀送别挚交,用珍重后的轻松来做一场山长水阔的告别。这样的送别,是郑重的,是可贵的。因为临别的两个人,不是不知从别后可能此生再会的无期,不是不懂相别后也许一生遥望的距离,可是依然把送别凝成笔尖的一首哲诗、凝成嘴边的一抹微笑、凝成心头的一帆远影,告诉对方,我相信你会一切都好,让我们阔别在彼此的安心里。此时的送别,是送别在最辽阔的憧憬里,既非狭隘得固步自封,也非简单得奢求长留;此后的回味,是回味在最悠长的期待里,期待有路漫漫其修远兮的前景,期待有青山隐隐水迢迢的重逢。

  其实,人生中,我们需要送别的,岂止是某个人,而是生命里的万事万物:寒秋送别盛夏,迟暮送别青春,现在送别过去,现实送别理想——每一刻,我们始终在迎接,也持续地在送别。而当“别”成为不可避免,“送”就意味着考验与抉择:是让送别成为一次又一次的失意和消沉、一回又一回的沉陷和悲观,还是让送别同时送走自己的昨天、迎来更加独立和成熟的明日,一切,都取决于我们自己。正如刘禹锡在送别盛夏时没有伤春悲秋,而是清越地吟出一首与众不同的《秋词》: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”是啊,送走盛景、迎来清寒,便只能落寞叹息吗?不。送走的可能是如火的热情,迎来的却可以是如水的诗情。就像人生必然要由红颜走向华发、要由朝气蓬勃走向英雄迟暮,若无法安然相送过去,也就无法顺利迎接未来。以“诗情碧霄”送别夏日炎炎,以夕阳无限好的垂暮晚景送别江花红胜火的日出喷薄,人生的层次是如此丰富多样,一路的送别是如此具有深意——人生总在无尽地经历,又在无穷地品味。

  生活中,如果我们在面对每一次送别时,都能虽伤感却坚强、虽追逝却达观、虽无奈却无畏、虽黯然却坦然,能够以了然接纳之心去送别所有的不舍和不得不舍,那便是在“舍”的同时,迎来了“得”,以新的成熟送别旧的自我。

   编辑:武争争       阅读: 0